OXXO仓

[翻译]My Wingless, Glassy Marionette 提线木偶(维勇,ABO)

Guilty Pleasure:

标题:My Wingless, Glassy Marionette


作者:wynsolstice 


梗:奴隶制背景下的ABO


吐槽:这篇是Permanent Ink作者开的新坑,我要到授权很开心,她也很快就更新了第二章,结果几小时后就毫无预警地删了!Tumblr上也没有任何说明!一脸懵逼,我打算把我翻译的部分放出来,默默祈祷,希望作者赶紧给个说法[双手合十状]


授权:





Chapter 1 Glass Eyes


鞭子响亮地抽打在男孩背上,在无数道残忍的鞭痕上叠加上一道新伤。勇利狠狠咬住牙,头嗡嗡作响。他摇摆着不要倒下,可紧接着又挨了一鞭跪倒在地上。皮肤接触到冰冷地面传来的寒意,舒缓了每一寸皮肉上火辣辣的疼痛。




“手轻点。”一道声音发出警告,里面却没有任何关心,“别玩过了。他明天就要进拍卖场,成为损毁品价格可要打对折。”  




有人尖利地放声大笑,声音在房间里回荡个不停。勇利紧紧闭上眼睛,一动不动,努力不要因这笑声而瑟缩。鞭子高高扬起,精准地落到之前的一道伤痕上。他张开嘴,似乎因为疼痛而尖叫,结果却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。


 


禁止出声——刑房第一准则。


 


“买主不在乎。”得意要从拿鞭子人的声音里溢出来了。他举起刑具,将上面沾染的血液——勇利昏沉地想,那都是我的血——抹干净,然后继续说道,“Omega这年头少得可怜,这个再不听话,光凭长相也能为老板挣上少说五十万。”




刚开始说话的男人却不认同。“伤成那样,顶多二十五万。”




“到时候保准你大吃一惊。”脚步声显示有人朝勇利的方向走来,一只沾血的手撩起他的头发,露出眼睛。勇利拼命不要露出怯意,透过咬紧的齿缝粗重地喘息着。




那个男人看到他这副模样,咧起嘴哈哈大笑,然后一掌扇了过去,巴掌声从四周水泥墙壁上反弹回来。勇利头被打到一侧,血从被咬到的舌头上冒出,顺着下巴流向地面,在膝盖上留下小小的一滩暗色污渍。




“他是不听话,可这也让他没那么胆小。敢打赌吗,明天他肯定是商品里站得最直的那个。”男人残忍地评论说。他伸出手指拂过勇利伤痕累累的脊背,故意用熏黄的指甲往上面最深的一道伤口刺进去。勇利险些失声大叫,幸好及时忍了下来。“瞧见没有?明天肯定会有哪个傻瓜为这小混球付上一百万,我们到时候就能腾出手,好好对付那些听话的Omega。”




“是挺不错。”另一个男人走近观察勇利,却又保持一定的距离,仿佛他是什么关进笼子里随时可能发起攻击的野兽。“话说你从哪找到他的?”




 “不是我们找的他,是那家伙之前的主人玩腻了他紧巴巴的小嘴,想卖掉赚点钱花。”拿鞭子的人叼住未点燃的香烟下流地笑了,“要我说,他可卖亏了。”




“长得是不错。”勇利闭上眼,由男人攥住他后脑上的几缕头发向后扯,他被迫抬起脸。勇利对上那人的视线,对方正上下打量他,像欣赏一件珠宝,冷冰冰地计算价格。片刻后,男人吹了个口哨表示赞赏,又把勇利的脸推到一侧好换个角度观察。“眼睛能让他卖个大价钱,红色眼睛的Omega可不常见。”




拿鞭子的人很赞同。“放到明天,这是个好卖点。我听说王子殿下也会亲自来到拍卖场。要是他被看中了,我说,下半辈子咱们就不愁了。老板可要气坏了。”




“王子殿下,哼?”男人松开手,勇利筋疲力尽地垂下头。“他貌似还没碰过Omega,什么情况,现在他都至少十八了吧。”




“有人说他自己藏了一个,不过上层贵族都这么玩,他们也就随便瞎猜的。要我说,他就是玩腻了,国王可在城堡里养了一堆那玩意。”拿鞭子的人若有所思地咀嚼嘴里没有点燃的香烟。“他是咱们的最大赞助商,王子会参加拍卖估计也是他的主意。”




他终于点燃了嘴里已经受潮发软的烟,点烟的火苗舞动闪烁,落到地上的血泊里熄灭了。勇利不适地吸进尼古丁的气味,肺部仿佛烧了起来。




“管他什么原因,我们都要从他身上捞一笔。”男人用脚拨了拨勇利,然后深深吸进一口烟,尽数喷到了他的脸上。勇利死死咬住牙,不要因为苦涩的烟气而大声咳嗽。“老板终于不用唠叨我们不赚钱了。”




另一个男人表示赞同。“要是王子不买,我们就把这东西的器官卖到黑市去,换的钱肯定也能让头儿别他妈再废话了。




他们得意地哈哈大笑,声音响亮到让人无法忍受,勇利稍稍缩了下身体。拿鞭子的人立刻弯腰凑过去,呼吸直接喷到勇利的勃颈上,带出湿掉的香烟的气味。“Omega,千万别给我搞砸了。你想离开这搬到王子殿下舒舒服服的大床上,明天就做个听话的小婊子,懂了吗?”




勇利不敢出声,燃烧的香烟头被按到他的脊椎骨上的时候,也一声不吭。男人把烟屁股按进勇利敞开的伤口,勇利将痛苦的哀嚎咽回到肚子里,任由皮肉经受高温的烧灼。接着香烟被扔到一边,男人也懒得去踩灭它。




“走吧,这可怜的小东西估计要吓尿了,小心别脏了咱们的新鞋。”




两人终于离开房间,勇利也终于向疼痛低头。他小声地发出啜泣,因此而扯动营养不良的身体上的每一道伤口。最后,他一滴眼泪也再流不出,只能大口喘息地下室潮湿污浊的空气。这时,睡神甜蜜地伸出冰冷的手指,将他拽进梦乡,然而即便在那里,陪伴他的也只有关于地面上正对刑房的拍卖场的无限噩梦。




TBC




作者不给说法前,我不更了。反正就是Victor是王子,拍卖会上买下勇利;Victor老爸是大反派,第二章结尾勇利试图逃跑的时候,正好撞上他。

评论

热度(145)

  1. OXXO仓Guilty Pleasure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木子代黑Guilty Pleasure 转载了此文字